对高天远山的顶礼膜拜----甘南、川北、青海东行路全记录(四)

贡唐宝塔在拉卜楞寺的西南角,这个流金溢彩的塔由塔刹、塔瓶和塔座组成。塔刹象征日、月、星辰;塔瓶为精铜浮雕鎏金八大菩萨;而塔座三层四角,装饰着精美的琉璃瓦。我们买了10元钱的门票,跟随藏民,顺时针拾级而上。
贡唐宝塔的二、三两层相互贯通,四座佛殿里供奉着历世贡唐仓的灵塔和他们木雕镀金像,殿顶是宝相庄严的阿弥陀佛。佛殿深沉,几缕阳光斑斑驳驳地透照着殿内鎏金的纹饰,更添几分郑重。
我们站在贡唐宝塔顶鸟瞰拉卜楞寺,它依山而立,僧房、经堂、佛殿,崇楼广宇,气势恢宏。僧人、藏民、游客在诵经的喃呢声中穿梭往来。
到了拉卜楞寺,大经堂是不能不看的。我们买了40元的参观票,随着拉卜楞寺文思学院(拉卜楞寺以六大扎仓最为著名。扎仓,藏语意为学院。六大扎仓即六大佛学院:修显宗的闻思学院,修密宗的续部上学院、续部下学院,修天文的时轮学院,修医药的医药学院和修法律的喜金刚学院。)一个谦和阳光的僧学生的讲解,走进了各个学院的经堂。
又一次见到了酥油花,它的精巧和繁复让人乍舌。静静散发出的浓厚酥油香提醒我们它是多么的脆弱。这是六大扎仓的佛学生们每年的修行功课之一,记得《国家地理》里介绍过,酥油花的制作只能是每年的天寒地冻时。僧人们一边做,一边必须不断把手伸入刺骨的凉水中降温,以防手指的温度融化了酥油,使之变形。这种精致绝伦的美,往往只能保存一年。每个冬日,都会被重新融掉,等着新的酥油花来替代它。

从现在开始往后的五天里,我,小沈,老任,王MM完成了甘南川北行,虽然不是很深入,但是主要的地方都去了,最美的景色也都看到了,还是比较完美和愉快的。

走过美轮美奂的弥勒佛殿、释迦牟尼佛殿,惊叹过医学院经堂中的唐卡、藏经阁中的浩瀚经书,便听见浑厚低沉的法螺声响起。红衣如潮,从寺院的四面八方汇向文思学院大经堂,中午11点,是午课的时间了。
大经堂是拉卜楞寺最负盛名的建筑,重檐深殿,宏大伟丽。140根柱子撑抬起幽深华美的正殿,殿中高台上供奉着释迦牟尼、宗喀巴、二胜六庄严、历世嘉木样的塑像。依着柱子,整齐排列着僧人诵经的坐垫。精致华贵的的刺绣佛像和幢幡宝盖,密密地自殿顶铺展而下,如许静穆,如许庄重。
僧人们陆续在经堂中坐下,诵经声一波波从四面响起来,相应相和。在空旷的大殿中显得略略沉闷而厚重。轻诵如歌,交替着行板和吟游的节奏,却有着震慑人心的魔力。所有的朝拜者和游客都敛声屏气,在大殿四周跪坐下来,时间在这一刻凝滞了……唯有红衣的执事僧,手持酥油茶壶,来回逡巡,一遍遍添满各位僧人面前的茶碗。
这是一个宁静澄澈的时刻。在许久的失神后,我们躬身恭退,作别拉卜楞寺。
在夏河午餐后,继续上路。山高天低,疾风推动着流云,在千里草场投下变幻的影子。黑的牦牛,白的绵羊悠闲地在晴日下吃草、嬉戏。他们是点缀在广袤草原上的黑白珍珠。

本来有过设想要去同仁看唐卡,但考虑到一来去同仁的话晚上要住在那儿了,明天无法一早去拉卜楞寺听诵经;二来在各大寺庙里都有唐卡的,在时间紧张的情况下特地去同仁看唐卡好像不值得,所以我们最后决定直奔夏河。

汽车一路行经合作、碌曲,沿途可见桑科草原和甘南草原的旅游指示牌。但是高大哥告诉我们:后面的景致好的多,没有必要在这儿做什么停留。出碌曲,车子一路向郎木寺方向开进。碌曲的海拔已有3160米,但大家都神清气爽,从车窗四顾观景,一次次惊呼,看来对逐渐升高的海拔已经慢慢适应了。
出碌曲62公里,经过尕海景区。大家停车小憩。尕海用围栏紧紧围住,时近九月,已经看不到繁花似锦的景象了,然而微黄的秋草中那条莹蓝的水线,静谧安详,吸引了我们的全部注意力。
这时还发生了一个小插曲,一个笑容羞涩的女藏民,赶着她家的小马,从我们面前走过,熟练地搬开围栏一角,驱马进场。我们询问她:这是你家的围场吗?她微笑点头示意我们走近海子。
草滩散发着浓重的蒿香,柔软而松散,也许是我们脚步声打破了草滩的宁静,一群水鸟蓦地腾空而起,低声清鸣,掠过云天。
静静地伫立尕海边,良久我们回身道谢离去。那个藏民却转身拦住了围栏出口,一脸憨直的笑容,张开双手,一一在我们面前比划:“十块十块十块十块,四个人,四个十块。”理论半天,发现她仅会的汉语就是数字和“十块”,所有的交涉似乎都不可能有什么结果,大家只能交钱走人。
出来才发现,远处有一块显然是被人拆毁的牌子掩埋在草丛中:自然保护区,请勿放牧,游客请勿擅入。看来我们无意中也违了一次规,这也让大家学会了在下面的每个景区,先询问清情况再进入。
郎木寺镇距离尕海32公里,车子一路开得风快,下午五点半,我们进入了这个略显老旧的坐跨甘、蜀两省的小镇。镇子很小,一条主道一路通到郎木寺。沿途都在修建,看不出镇子原来的模样。藏汉夹杂的商店招牌间,红衣的僧人骑着摩托车,宽袖大袍的藏民对着手机大声说话,虔诚的老人执着经筒在屋廊下默默诵经,游客与店铺中小脸黝黑、眼仁清亮的孩子一遍遍作着自己从哪儿来的问答,饭店里年轻的服务员们乘着晴好的阳光择菜闲话……小镇包绕在酥油与桑烟的氤氲之气中,一切似乎陌生,又熟稔。
高大哥把车停在了萨娜宾馆的门口,他喜欢他们家的洁净松燥。宾馆最近也正在翻修,但是内里却是异常的清洁温馨。我们要的是双人间和三人间,30元/人,公共的洗手间和浴室干净暖和。女生的浴室还有浴霸,给了我们不小的惊喜。
晚餐去了著名的扎西家,沿着大路往郎木寺方向快走到头,左拐便是。这是一个舒适的背包客栈,墙上贴满了背包客的照片、留言和信息。店主扎西不在家,接待我们的是一个活泼健谈的扬州小伙,他自称来同仁学唐卡画,因为喜欢郎木寺,在这儿已经居住了近8个月,现在也成了扎西的得力助手。
七点多,大批驴友相继涌入,扎西家的烤羊腿之夜开始了。菜肴一道道上来,素昧平生的背包客们,在木质长桌前,畅谈无机,在这一刻,成为了最亲密的朋友。
因为小雪受凉肚子不适,我们没有点烤羊腿。而是尝试了网友强烈推荐的牦牛酸奶
、红椒烤牦牛肉、蕨麻猪肉炒野菌,土豆泥、鸡蛋饼和炒饭。评价嘛:唔……也许相比味道,氛围更重要。
总结:夏河-合作-碌曲-郎木寺路况良好,共计249公里。这天是行路较为轻松的一天。
拉卜楞寺非常大,大部分佛殿和僧房不能随便进入。早上7:00-8:00是早课时间,中午11:00-12:00午课。贡唐宝塔值得一览,门票10元;大经堂的40元门票包括藏医学院、释迦牟尼殿等五个殿堂,导游的都是僧学院的学生,对拉卜楞寺的历史和文物比较熟悉,所以可以借以了解藏传佛教和藏文化的不少知识。如果有时间,还是值得详细参观、聆听讲解的。大经堂在午课时间不售票,游客相对可以比较自由的进入,这也是省钱的一个办法。
桑科草原、尕海、则岔石林是沿途比较有名的景点,但是相比后面我们要经过的若尔盖草原、年保玉则国家地质公园,规模和景色相差甚远。所以如果大家赶时间,完全可以放弃。
沿途藏民基本还是非常友好朴实的,我们碰到的情况,一路上还是仅此一例。所以请大家还是用友好温和的态度与当地居民相处,同时也注意要在参观各个景点前先搞清楚情况,免得糊里糊涂被宰。
郎木寺镇上旅馆和饭店极多。知名的诸如阿里餐馆、丽莎饭店都是因为较早开设西餐,深受老外推崇而出名的。大家不必对它抱有过高的期望。毕竟,如同我们在扎西家的感受,无论如何,氛围更重要。

从循化前往夏河的路不是很好走,但是沿途风光却是挺美的。

图片 1

我们在路上经过了瓜什则寺,藏语称“瓜什则加萨尔雪扎图丹群科”,意为“瓜什则加萨尔圣教法轮讲经院”。位于今瓜什则乡政府所在地绒穹多,据传建于明代,最初寺址在加卜察沟,后来由瓜什则铁念珠喇嘛移建于卓合贡空地方(疑在现址下部3公里处的林区边缘)。此后,又由赤干·克却嘉措、囊干巴·阿旺喜饶和拉卡智钦三人迁寺于绒穹多。寺院由拉卜楞寺第二世嘉木样活佛晋美旺布(1728-1791)命名,采用郭莽扎仓的学经教程,正月、四月、十月法会及四季学经期会等一切法事活动均仿效拉卜楞寺。

图片 2(从贡唐宝塔鸟瞰拉卜楞寺)

整个寺庙和绒穹多村融合在一起,寺就是村,村就是寺。虽然瓜什则寺在藏区不算很大的寺庙,但相比于许多汉族的佛教寺庙,规模好像还略有胜之,而且和大寺庙一样,雕梁画柱,金壁辉煌,“麻雀虽小,五脏俱全”。许多藏民在寺庙周围的转经筒前虔诚的修行。

图片 3(每一朵花、佛像上每一道表情的纹路,都是酥油捏制成的)

我们不好过多的打扰这个幽静的佛教殿堂和虔诚的教徒们的修行,继续前行。前方不远处就来到瓜什则草原,这个草原不似祁连山草原这么有名,但同样有广阔的草原,成群的牛羊和点缀其中的一个个藏包,映衬在蓝天白云下,同样看上去那么生气盎然。

图片 4(这位赶去午课的黄教大喇嘛头顶的高帽子,揭示了他的高贵身份和地位)

我们坐在黄昏下的草原,看着金色的阳光撒满大地,享受着片刻的宁静,爱好摄影的我们更是在黄昏中捕捉那柔和的光线和美丽的景色。

图片 5(大经堂庄严肃穆,正是僧人们午课的时候,经堂前的台阶上散乱地堆放着他们脱下的鞋子)

穿过瓜什则草原,就再次进入了甘肃境内,这段路况不好,车速提不快,一直到将近傍晚的时候,我们来到了夏河县。

在进入夏河县的大路上,遇到了武警哨卡,停车检查身份证和行李,并做登记。据说没有身份证的人和外国人一律不得进入藏区,外国人更是打哪儿来回哪儿去。想起我们在火车上遇到的一个打算来甘南旅行的外国背包女孩子,估计这趟是白跑了。可见这次藏独事件的确严重,波及面广,延续时间长。

看到武警荷枪实弹的样子,我们开始有点紧张。武警同志安慰说,里面治安挺好的,夏河县有一千多武警官兵驻守,很安全,只要不和喇嘛发生冲突就行。我们此后在藏区的活动都是谨小慎微的,免得因为什么文化差异引起民族矛盾。当然,在藏区的最后几天,我们胆子也慢慢大起来了,还偷偷的溜进了被封锁的地区,当然这是后话了。

其实想想我们汉族人,特别是大城市的人也挺亏的,遇到少数名族,要尊重少数名族的风俗和生活习惯,遇到西方人,要符合西方的礼仪标准。为什么总是我们迁就别人,没有别人来学习和迁就一下我们的文化和生活习惯?是因为我们注重文明还是因为我们不够野蛮?

进入夏河,找到网上有名的宝马宾馆,我们3个男的和赵师傅4个人一个普间,王MM另一间,¥20/床。这里虽然洗漱要在公共浴室里,但整体还是挺干净的的,这里不比大城市,有这样的条件,我们很满意了。

在宝马宾馆对面的清真餐馆里每人来了碗大卤面,他们觉得挺好吃,我觉得面有点烂,味道一般。

明天5点半起床去拉卜楞寺听诵经,早点睡吧。

费用:晚饭:¥5×4=¥20

D11(7.27)上午游览拉卜楞寺,下午经达久滩草原、尕海赶往郎木寺,宿郎木寺

闹钟在5点半准时响起,我们赶紧洗漱,前往拉卜楞寺,希望能听到早课的喇嘛们诵经。

(拉卜楞寺简介请见附录)

拉卜楞寺就在夏河县里,从宝马出来走过去5分钟就能到。藏族的寺庙都是殿堂、僧舍、民宅混在一起的,没有庙门,也不用买门票,就如拉卜楞寺,只有进入大经堂和汞唐宝塔参观,才需要门票。拉卜楞寺很大,整个寺庙外围,围绕着转经筒的墙,估计要沿转经筒转一圈,没2个小时转不下来。

我们披着朝霞,步行在拉卜楞寺宁静的街道上,早起转经的藏民念着经文,转着经筒,从我们身边匆匆走过。我们几次想问路,都不好意思打断他们虔诚的脚步。

我们在寺庙里随意的走着,早晨寺庙的安静和端详让人忍不住放慢脚步,压低声音,就怕打破这份宁静。

转了好大一圈,终于沿着指示牌,来到了大经堂。这果然是座宏伟的建筑,门前的大广场就能看出它不同于其他建筑的特殊身份。

悄悄走到大经堂门前,因为来得早,卖票的还没上班,所以免票了,看来心诚还是有优惠的。

大经堂里面是一排一排的坐垫,已经有很多喇嘛开始诵经了。老任和王MM先进去,一屁股坐在垫子上,被喇嘛赶了出来,我们不知道是不能进去呢还是不能坐在垫子上。问了一位在外面准备进去的喇嘛,才知道我们可以坐在角落的地上听诵经,但不能坐在垫子上,而且我们也不用象喇嘛那样脱鞋进去。

我们又悄悄的走了进去,靠着门边的墙壁坐下,盘起腿,慢慢的开始接受这心灵的洗涤。

虽然喇嘛们诵经用的是藏语,我们完全听不懂,但是同样可以感受到一种净化心灵的力量。平时,我们无论如何也无法设想盘腿静坐1个多小时,但在这里,这段时光飞快的度过了。

但是这段时间里还是出现了不和谐的一幕,几个游客进来后,不但拍照,还打闪光灯,虽然喇嘛们没有对此做出什么反应,但是作为一名有素质的游客,我还是为这些汉族同胞的行为感到羞愧。

7点的时候,来了两名戴着很高的僧帽,穿着高贵的喇嘛,宽大的护肩,长长的披风,背影看上去真想圣斗士。我们不知道他们的身份,但眉宇之间的威严和肃穆让我们肃然起敬,估计是护法一类的。然后几名喇嘛搬来一个箱子,上面高高的堆着好像是用青稞粉和酥油雕刻的一个雕塑,举行了一个简短的仪式。7点半的时候,诵经结束,喇嘛们向两位护法鞠躬后,鱼贯而出。我们也就跟着出来了。

这时天已大亮,我们继续慢慢的在拉卜楞寺里参观,不知不觉中来到了汞唐宝塔,门票¥10。

贡唐宝塔位于拉卜楞寺西南角,因塔内供有从尼泊尔迎请来的无量光佛像而享誉海内外。现存宝塔建成于1993年7月,共有五层,高达31.33米,塔呈菩提式,占地2144.16平方米,由塔刹、塔瓶和塔座组成。塔刹是光彩夺目的日、月、星辰;塔瓶是精铜浮雕鎏金八大菩萨;塔座是琉璃瓦装饰的三层四角形建筑,一层四周装有铜制经轮。宝塔不仅外表宏伟壮观,气势非凡,而且内部更是构造精巧,多宝严饰。塔内正中是二层相互贯通的四座佛殿。正面佛殿是华贵的塔中之塔三世贡唐仓灵塔和一、二、四、五世贡唐仓渡金像,左右两侧是度母和普明佛殿,背面是藏经殿,收藏有二万余卷佛经。四座佛殿之顶是三百多尊铜佛环抱的第二世嘉木样塑像。宝塔第三层是千佛殿,收藏有1032尊铜佛。第四层宝瓶之中,供养着近两米高的阿弥陀佛。塔座和宝瓶内壁还绘有生动细腻的百余幅壁画。贡唐宝塔与拉卜楞寺大经堂、大金瓦寺交相辉映,蔚为壮观。

从宝塔出来,老任和王MM还是兴致高涨,继续蹭着其他旅行团的导游参观去了。我是又渴又饿又困,而且连日的疲劳感涌了上来,只能回去休息了。从大经堂沿大路往回走,到宾馆也就一公里路左右,但是走得特别累,真想打的回去,可就是没有空车,只能走回去。

回到宾馆才知道,这里的出租车不管是不是空车,都可以拦,一块钱。整个夏河县,包括拉卜楞寺就一条大路,直行的都是一块钱,转个弯加一块。唉,我那个悔啊,功课没做到家啊。

在宾馆里吃了点压缩饼干,睡了一个小时,明显精神恢复好多,一改回来时的颓靡之态。

大家都回来了,退了房间,去旁边的杭州小笼包吃午饭。其实也奇怪的,在上海从来不知道杭州小笼,在西部却只看到杭州小笼,这里有,后来在合作也有。其实这也不是什么小笼,只是小肉包子而已。

吃饱了小笼,去对面的邮局再买了些拉卜楞寺的明信片,寄给上海的朋友。

出发去郎木寺。

相关文章